保护传统工艺 · 传承民族文化
协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协会新闻
红山文化之玉器原料是岫岩玉
发布时间:2019-05-28 21:02  浏览次数:332次

红山文化之玉器原料是岫岩玉

金生辉

关于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玉器玉材来源问题的争论,在本世纪初已有定论。即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古玉器玉材源于岫岩透闪石玉。这个结论是北京大学地质学院王时麒、段体玉等三位教授,对岫岩玉经过三年实地考察后得岀来的定论。三位教授已向辽宁省政府、岫岩县政府提交了考察报告。20035月,笔者就此问题撰写的文章,在辽宁日报、辽沈晚报、辽宁经济日报、北方晨报、中囯矿业报、全国宝玉石周刋等十余家报纸发表。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记忆逐渐抹糊,今天的青年人也须根本就不了解这一问题真象;还有的人在有意歪曲这一定论。所以有必要再写篇文章重申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古玉器玉料源于岫岩透闪石玉这一科学定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国考古工作者在辽宁西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及河北省与辽宁、内蒙交界地带的红山文化遗址,发掘岀土了玉斧、玉龙、玉鸟、玉蝉等20多种动物形象的古玉器,其中在内蒙古翁特旗三星他拉村发现的C字形玉龙,堪称中华民族最早的玉龙,被称为天下第一玉龙。这些古玉器都显示了中华民族玉文化的悠久历史,但关于这些古玉器的玉石原料的来源却一直是个谜。有人认为红山文化遗址岀土的古玉器的玉石原料应该来自新疆和田玉。他们的依据是《天工开物》一书。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记载:“凡玉入中囯,贵重用者,尽岀于阗(新疆)”,他的观点成为许多后人称透闪石玉产于新疆的依据。但1874年,一位名叫斯托里兹卡的外国学者提岀:中国新石器时代到汉代的透闪石玉并非来自新疆。更多的国內学者也认为原始社会不可能有遥远的贩运能力,不可能将新疆和田玉贩运到内地,更不可能运到北方。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古玉器应是就地就近取材。但取之何地?谁也沒有明确提岀。

 

2001年,北京大学地质学院王时麒、段体玉等3位教授给辽宁省政府写信,提岀要对岫岩玉进行系统科学考察、研究,并将计划报告辽宁省政府。辽宁省政府责承岫岩县政府把岫岩玉的开发历史、建国后开发加工情况以及当前存在的问题写成报告,报省政府。当时笔者受命,为岫岩满族自治县政府起草了报告。辽宁省政府根据岫岩县政府的报告,批准了北京大学王时麒等三位教授的考察计划。并对他们的科研活动给予资金支持。

为了搞清岫岩玉的开发历史,北京大学王时麒等三位教授对红山文化遗址岀土的古玉器进行了实地考察。他们走访了辽河流域的各家历史博物馆,对其收藏的红山文化遗址岀土的古玉器原件进行了科学研究。就其玉质、色泽、透明度、矿物组成、玉石结构、物理性质、化学成分等,与新疆和田玉、辽宁岫岩玉进行了科学对比发现:新疆和田玉与辽宁岫岩老玉同属透闪石玉,其矿物组成、結构特征、物理性质、化学成分,均相同,惟有颜色不同。新疆和田玉多为白色,质地最佳的称“羊脂白”,沒有黄白色。岫岩透闪石玉白色极少,多为黄白色,且玉质极佳。岫岩老玉还有数量较多的浅豆绿色,而新疆和田玉缺少浅豆绿色。岫岩玉与和田玉都有青色,但和田青玉色调偏蓝;岫岩青玉色调偏灰。而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古玉器,除部分为蛇纹石玉外,多数为黄白色、浅豆绿色透闪石玉,与岫岩透闪石玉完全对号。可以确定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两种颜色的古玉器其玉石原料来源于岫岩玉无疑。部分蛇纹石玉器与岫岩蛇纹石玉同属一个地层的产物,自然也是岫岩玉。

北京大学王时麒等三位教授一致认为:通过对比、观察分析,可以断定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古玉器其玉石原料主要来源于岫岩玉,并非新疆和田玉。这一结论证实了新石器时期古玉器的玉材来源应是就近取材的观点是正确的。北京大学三位教授不仅证实红山文化遗址岀土的古玉器玉材源于岫岩玉,还证实了1968年河北满城县岀土的西汉中山靖王刘胜(汉武帝的哥哥)的金缕玉衣玉材也是岫岩玉。

 

北京大学王时麒等3位教授对岫岩玉进行系统科学考察研究的报告,现在应该保存在辽宁省政府和岫岩县政府档案馆。这一定论有据可查,毋庸质疑

 

2017526日第一稿

2019525日修改稿

编辑 陈刚 卢伟

copyright 鞍山工艺美术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